记忆与重构-邓布利多的冥想盆

| 分类 读书笔记 

《社会心理学》读书笔记1

记忆可以被修改,我们的记忆可以被重构

以前有个误解:

记忆好比大脑中的一个储物箱,我们将各种材料储存其中,日后需要时可以再从中拿出来。偶尔,有些东西也会从“储物箱”中丢失,那是我们就说我们忘记了。

事实上: 心理学的研究却得出了相反的结论。在我们将信息存储在大脑的同时也就构成了记忆。因此记忆会引入许多事后的推理。它反映了当时的情况以及我们想在的信念或知识。就像古生物学家能根据化石推断出恐龙的实际样子,我们也可以用我们现在的感觉和解释将许多不连贯的信息整合起来重构我们的过去。因此我们可以很轻而易举的(无意识的)修正我们的记忆使之更符合我们现在的知识水品。

甚至在想像中虚构自己的记忆,

重构我们过去的态度,并且坚持自己过去的感觉和现在没事么不同。  “当毛毛虫变成蝴蝶时,它认为自己‘小’时候是蝴蝶而不是毛毛虫是很正常的。成熟对我们所有的人撒了谎。

积极的记忆建构的确可以美化我们的记忆。 人们经常会给会议蒙上一层玫瑰色,把一些细小的令人愉快的事件回想得比实际所经历的要美好的多。

旅游后剩下的都是美好回忆,所有的不愉快会慢慢消失,

我们也会改变同其他人关系的记忆。

并不是我们对过去的感觉毫无意识,只是当记忆模糊的时候,现在的感觉主导了我们的回忆。

记忆的重构使得我们能改变自己的过去。 我们都有一个极端的自我,它改变我们的过去使之符合我们现在的观点。

误导信息和启动也会重构我们的记忆。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哈利波特的  进入伏地魔修改后的记忆 ,邓布利多的冥想盆 (存放记忆)


上一篇     下一篇